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w Rising

 
 
 

日志

 
 
关于我

Loved By Few.Hated By Much.Respected By All. That's.

肥皂剧  

2009-04-04 19:3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

没有照片

 

因为我找不到能形容我情绪的图片

此时此刻  文字似乎更能体谅我

 

 

4月3日中午

 

“他现在没事了 ,应该是血管梗塞。” 表哥在Q上这样说

“你该不会又以为我是我哥吧。”我回复(因为他经常弄错)

“你不是玉吗?你爸今天早上住院了,可能他们觉得你爸现在没事了,

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不想让你担心。”

这个时侯 ,我还在发懵,以为表哥在开玩笑,愚人节早就跑远了啊。

上次回家的时候,爸爸还骂我说吃那么多辣椒小心脸上有报应。

“到底怎么回事?!”我又问表哥

“你哥说你爸昨晚觉得心悸,然后就想去医院,走到半路又觉得没事,就又回家睡觉了。

半夜突然又心痛得不行,所以就直接去住院了。”

一趟趟热的水在我脸上翻滚着,

我心里在骂着,叫你不要吃那么多咸鱼!不要经常吃腌制品!你就是不听!!

 

而我还是坐在那里 , 没有抽动,没有表情,所以其他人也根本没有发现有何异样。

我现在只想马上跑到医院去骂他笨蛋。

 

 

高校联盟严重fool了我,我发誓如果我真的要骂得脏话绝对是发自内心毫不做作的。

可是这作孽的高校联盟不值得。这时候是坐车高峰。

于是我发出了求救信号

“sos!!"  收件人是阿童木和rocker。

除了他们我在了想不到谁能帮到我,在这个时候。

 

地铁站出口

我用眼睛搜索着熟悉的面孔,而得到的只是一张张麻木的脸。

rocker递了张100块给我(因为我钱不够),我说不用这么多的。

我也没有搪塞的借口,想到爸爸在床上躺着,身上插着很多冰冷的胶管,

我他妈鼻子又酸了。

含糊地说了句谢谢再见,便又冲向地铁站。

 

我看见了你,阿童木,虽然你看不到我

我总是看不懂你的表情,你行色匆匆地沿着反方向走。

 

就出地铁站时天色已暗。

找不到rocker所说的客运站,问了人,还是找不到。

叫了辆taxi,他妈的司机还没听完我问的话就踩油门。

第二个,有礼貌“我知道了,在天河大厦那边”

他知道我赶时间,因为每隔30秒我就不耐烦地看一次手表。

“现在最快也只能买到8点5分的车票。”售票小姐冷冰冰地说。

候车室坐满了人,当然,也站了不少人,都是要回家祭祖的人。

“好吧,我要一张。” 爽快的给了钱,看了一下四周,没有空位

靠在墙边,又看手表,七点17分,摸摸肚子,扁扁的,才感觉饿。

走出候车室,有个小卖部,买了6块8颗的鱼蛋(黑店)。

 

每到广播放出某某地的班车将要开出时,就会有人离座。

挑了个墙边得的位置坐下来,把背包放在大腿上,枕着头,面向没有人的那边。

 

那种叫眼泪的液体又开始冲动了。妈的。

闭上眼睛,又想起爸爸说我不许吃这不许吃那的画面。

戴上耳机,不想去想任何事。

 

8点整,上了车,走在我前面那个中年男在和坐在他的车票上的座号的那个人说话。

向后面眺望一下,只剩下左边角落那个位置。

跟前面那中年男说了声麻烦借一下,迅速溜到那个仅有的位置上。

而那个中年男最后有没有坐到这班车,就是问号了。

 

踩上了班车的尾巴,心里有点小庆幸。

 

继续戴着耳机,隐约听到隔壁的隔壁的中年男在骂脏话,

好像是因为司机没有打开后面座位的monitor,脏话男想看新闻。

 

全身软塌塌的,没有力气了。

找出环保袋里面的巧克力,放了一片进口里,让它慢慢融化。

 

脸上的热泉始终不停的流淌着。

回想刚才几个小时发生的事。

想到小白说“要坚强”,本来跟她约好了周末早上去打球的。

想到rocker的义不容辞,朋友是必要的。

想到阿童木那些我看不懂的却很爱的表情。

一不小心用了爱这个字

 

累得睡着了。

车里的灯亮了,惊醒了,到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噢,到中大了。

眼皮又塌下来了。

 

 

“一号住院楼14楼。”电话那边哥哥说

我嘴边在骂,人民医院就不能把心血管专科安排在别的楼层吗?!操!

 

电梯门打开,哥哥在面前,他的神情没有想象的凝重,所以爸爸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和我想象的一样,很多根胶管在他身上。。插着?粘着?

 

“我没事啊~”     骗谁,明明连说话都没力气

 

在对各种仪器和医生开得药单惊醒了一番严峻的检查之后,我和妈妈打的回家。

瘫倒在床上的话,脑袋里一片空白。

也不算是一片空白,隐约出现了当时在地铁站口看见的阿童木的看不懂的表情。

然后 ,正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妈妈叫我起来吃面。

对哦,我饿了。

 

 

 

 

今天。

旁边那床,也是女儿陪着爸爸。

据说,那位大叔心脏肾脏就动过手脚。

还有一大串“伟大事迹”。

这边说着看着外来媳妇本地郎,那边他就冲去马桶边吐血。

晚些时候妈妈来了

爸爸说要尿尿,挥挥手叫我出去回避(我差点没笑出来)

然后我就走向窗边假装要看风景,没想到隔壁床那大叔也在尿尿,

幸亏她女儿身手敏捷拦截住我了说“我爸也在尿尿”,

不然我又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不是“又”。。从来没看到过,真的)

 

走到外边走廊坐下,发现nurse station那边有一个怨妇赖着医生不走。

隐约听到她说,我脖子明明有痛啊,为什么不给我打针啊!(囧)

我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注意这那个怨妇,知道他追着医生离开我的视线。

 

由于在医院的时间并不那么好打发,我带了蔡智恒的《亦恕与苛雪》。(我真的没打错字)

从我前面经过的一个中年男嘴里嘟哝着“nurse station,nursee stationn....."

好像有一只手在他背后扭那个调节音量的东西,他的音量越来越大,在空荡荡的14楼回荡着。

走远了,消失了。

几分钟后,他回来了,身边多了个小女孩,估计是他女儿。

"nurse station~nurseeeeeeee stationnnnnnnnnn是这样读的哦~”

他女儿没有理会他~

 

再过一会儿,在认真读书的我听到有人问“护士小姐请问黄**在哪个房间?”

抬头看见是姨妈,便喊了一声,带着他们去房间。

那个我说不出名字的叔叔握着爸爸的手,说“你也是的,有事要打电话给我们,知道吗?!

你在珠海亲戚不多,我们在这里就是你有什么事情也得告诉一声嘛,对不对”

鼻子又开始酸了,装作要继续看书,我偷偷溜出去,摸着酸溜溜的鼻子。

 

回到家门口,才发现拿错了钥匙。坐在家门口,看刚刚买的杂志。

晚饭时候,妈妈说,隔壁床那大叔,估计今晚要走了。

走了?是不是死的意思?

 

scarlett johanson的确很美

那些chanel的model也不例外。

但有哪个是真的?

这24小时内,我流了比过去一年加起来还要多的眼泪。

我想我需要一个爱人,一个无条件拥抱我的人。

而我现在的生活  便是正在上演的肥皂剧。

喜怒哀乐  生老病死

只缺爱情

 

i mean,人活到最后,结果都一样。

 又何必在活着的时候追究和在乎那么多到头来无关紧要的事呢?

life's too short.....

damn too short

 

所以

今天

明天

明天明天的明天

 

要及时行乐 不能让自己后悔没有做那一件当时很想但却没有做的事情。

 

阿童木    我有话要跟你说!而且我要面对面的说!

因为

life's too short!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